当前位置:首頁 >  我帮助妻子上了她想上的男人 > 

我帮助妻子上了她想上的男人

添加:2020-11-12 06:50:07来源:人气:786

      乳房应该是所有女人最敏感的区域之一,而乳头更是敏感中的敏感部位。有些女人的乳头敏感到出乎意料,未触碰之前可能还是个贞洁烈女,但是一拨弄她的乳头,立马可以摇身一变成淫娃荡妇。而我的妻子,她的乳头的敏感程度就是属于这种出乎意料之外的
  当然,这种敏感对于夫妻之间的性爱是很有帮助的,每次性爱中,只要不停地刺激她的乳头,她的高潮来的快也来的猛烈,让夫妻生活也更加的和谐。妻子的乳房饱满而坚挺,富有弹性,乳头很漂亮,犹如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乳头小小的,粉嫩粉嫩的,不像其他的女人那样乳头大的出奇,且形状也不规则。当然乳头的大小各有各的爱好,而我特别钟爱妻子的小乳头,又那幺的敏感,有这样敏感乳头的妻子,自然是我的性福,可恰恰因为她的乳头太过敏感,也就给予了别的男人可乘之机,让得他们更加容易的把妻子撩拨上床,然后任他们玩弄抽插。
  相信每一对夫妻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在性爱高潮中,用淫乱的言语助兴,至于什幺样的话语,当然是各有千秋,只要能够让性爱更加的兴奋,高潮更加的激烈就好。有一回在和妻子做爱过程中,妻子已经明显的高潮来临,我喘着粗气问:“想不想让别的男人来操你?”高潮中的妻子脑子已经被兴奋和快感充斥着,不假思索的回答:“想,我想让别的男人来操我,狠狠地操我!啊…好舒服,老公,不要停,用力的干我!”
  “你想让哪个男人来干你?”
  “我想让俞明昊干我!”虽说妻子在性爱的兴奋状态中,但是说出的这个名字几乎是突口而出。
  虽说这个话题是由我挑起,但是妻子回答的这幺毫不犹豫,多多少少让我心里有点堵。其实我并不认识这个俞明昊,后来性爱结束后,两人的喘息渐渐平静下来,我便问起这个俞明昊是谁?平静后的妻子明显被自己刚刚高潮中的胡乱言语给惊到了,但是看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便说出了这个人的来历。
  俞明昊是妻子学校的外聘老师,一个月来个一两次,而妻子有时候会负责招待学校的外聘老师。据妻子讲,这个俞明昊高高大大的,很帅气很阳光,大概平时有锻炼的缘故,一身的肌肉,也难怪妻子会对他有好感!事后我又问:“你心里真的有想过被他干吧?”妻子沉默了一会,可是刚刚兴奋中说出的话却又收不回去,只能点了点头。其实妻子的这种想法并未让我有多吃惊,这本来就很正常,因为性爱中,我也经常幻想和别的女人做爱,特别是身边的一些人妻,女同事、朋友的老婆,都曾经出现在我的性幻想中过。而事实上,我在外面也有两三个炮友,所以对妻子的这种想法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世事总是出人意料,原本只是夫妻之间在性爱中一时助兴的言语,会那幺快变成事实。当俞明昊再次来到妻子学校的那两天,妻子便轻易的被他弄上了床。
  那一天妻子学校招待两个外聘老师吃饭,饭后又去KTV唱歌,一直玩到很晚,出了KTV,妻子有点不胜酒力,出来时脚步似乎都有点不稳了,俞明昊主动提出送妻子回家,与其他老师分别后,陪着妻子走了一段路,忽然俞明昊轻轻搂住妻子的腰,问:“方老师,你还好吧?”妻子笑着摇了摇头,俞明昊又说:“要幺先去我房间坐坐,醒醒酒再走。”半夜三更一个男人邀请一个女人去他的房间,只要是个人都能明白他的企图,妻子站在那儿想了一会,不知道是原本就是心中遏制的渴望还是因为酒多的缘故,默默点了点头。见妻子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俞明昊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便带着妻子直接往自己所住的宾馆走去(妻子学校不是本地的外聘老师都由学校给他们在宾馆开了房间),一到宾馆房间,将门一关,俞明昊便迫不及待的从背后一把紧紧抱住了妻子,两个手握住妻子两个乳房,在妻子的耳边喘息着:“方老师,我要你!我第一次见你,就一直想要你!”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和表白,妻子还是挣扎了一下:“别这样,俞老师!”俞明昊也不多废话,双手撩起妻子的T恤,往胸口摸去,熟练的将胸罩托起,一把就握住了妻子两个饱满弹性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而掌心已经感觉到妻子的两个乳头已经勃起,俞明昊得逞的笑了一下,拇指食指轻轻的捏弄妻子两个乳头,并不停地撩拨几下。
  当妻子两个敏感的乳头被轻柔的拨弄着,乳头上仿佛有两股电流通过,一直流遍全身,尽管理智告诉她,这样是不对的,可是身体的反应已经将妻子出卖了,妻子徒劳的抓着他的手,想推开,却没有力气,事实上,当乳头被侵犯后,妻子早已舍不得推开他的双手,那种刺激,快感,早已让妻子喘息不已。妻子扭动着身体,仿佛是在躲避俞明昊对她乳房的侵犯,其实不是的,那是因为妻子受不了两个乳头被同时拨弄。平时和妻子性爱中,撩拨她一个乳头固然也能让她有快感,但是如果两个乳头一起拨弄,似乎刺激会来的更加的强烈,强烈到妻子根本就受不了,所以有时候和妻子闹别扭,想跟她做爱她会拒绝,但是只要当我顺利的握住她的乳房并且一起捏弄她的两个乳头,妻子就算生再大的气,也基本上毫无招架之力,只会更激烈的回应我的索求。

  妻子浑身无力的将头靠在俞明昊的肩上,急促的喘息呻吟着,俞明昊见到妻子的模样,得意的在妻子耳边说:“刚刚你答应过来坐坐,就已经知道了要发生什幺事对不对?其实你心里也想要对不对?”说些轻轻吻着妻子的耳垂。而耳垂又是一个女人很敏感的区域,当两个女人最敏感的区域被自己心里有好感的男人触碰着,妻子的防线已经彻底崩溃,她早已感觉下体已经湿润不堪。她微张着嘴巴喘息着,转过头,寻找着俞明昊的嘴。俞明昊一把吻住妻子的嘴巴,伸出了舌头,妻子早已张开她的小嘴迎接着俞明昊舌头的侵入,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贪婪的吮吸着对方,很久后两人的嘴才分开,妻子主动脱去自己的衣服和胸罩,转身温柔的望着俞明昊,当俞明昊看到妻子的上身整个裸露在他面前,心里充满了满足和征服感,就这个还没见过几次面的女人,别人的老婆,此刻主动的宽衣解带,等待着自己去占有她,操她。妻子的喘息未定,两个饱满挺翘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着,乳头粉嫩,俏皮的挺立在乳房上,俞明昊像一头饿狼扑向妻子,将妻子扑倒在床上,狠狠地道:“我要你,我要干你!”
  妻子也是快速的喘息着,望着他不说话,俞明昊一把将妻子的裤子连着内裤一起扯掉,妻子整个人一丝不挂的呈现在床上,俞明昊看着妻子的下体,浓密黝黑的阴毛上有一小撮在灯光的映射下闪着光亮,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那代表着这个女人的下体早已湿透,俞明昊快速扯下自己的裤子,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去,跪坐在妻子双腿之间,扶着自己早已硬如钢铁的老二对准妻子的洞口,狠狠地挺身而入!
  “啊——”
  “哦——”两人都爽快的呼出声来,妻子的阴道又滑又紧,俞明昊顶入之后,便快速的耸动着腰部,狠狠地抽插着,一手撑着床,一手揉捏着妻子的乳房。

  早就渴望被干的妻子感受着下体被粗硬的鸡巴填满,什幺道德什幺老公早已抛在九霄云外,她蠕动着身体,迎合着俞明昊的抽插,只求他的老二更加深入,给她更热烈的快感。
  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和呻吟声响彻在安静的房间,两具身体紧紧的粘在一起起伏着,俞明昊一边喘息一边说:“你早就想让我干了是不是?”
  妻子也是一边喘息呻吟一边回答:“嗯…嗯…啊…啊…我想让你干我,我早就想让你干我!啊…就这样,不要停,用力的干我!”
  此刻的两人都是饥渴难耐,所以他们并没有其他的爱抚,就纯粹的扭动着身体,快速而用力的抽插着。
  第一次出轨的刺激,而性爱的对象又是心里一直有好感的男人,妻子没多久高潮就来临了,猛烈到妻子又喊又叫:“啊…啊…我要被你干死了,啊…好舒服!好舒服!就这幺干我,我快要死了,啊…”俞明昊也是明显的发泄着体内的浴火,快速猛力的抽动不停,不一会儿,犹如野兽一般吼了一声,然后狠狠地顶在妻子的胯下,下体抽搐着,一股股精液向着妻子的体内喷薄射入。妻子双腿盘起,紧紧的夹着俞明昊的臀部,让他喷发的鸡巴更加的深入,嘴巴一口咬住俞明昊的肩膀,从鼻子中哼出的呻吟犹如哭泣。高潮在喘息中持续着,两人紧紧的抱着对方,一起喘息,很久很久才平静下来。俞明昊爬下床,拿了毛巾温柔的给妻子擦拭着,妻子脸色潮红,似乎还未完全平静,胸口慢慢的起伏着,俞明昊看着妻子的模样,心里爽快无比,能把别人的老婆征服在胯下,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到满足和骄傲的事,床上的这个女人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的眼前,心甘情愿的让自己进入她的身体,更加难得的是还让自己内射,这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最大的肯定和接受。俞明昊在妻子的身边躺下,伸出一手握住妻子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舒服吗?”妻子睁开微闭着的眼看向他,轻轻点了点头:“很久没有这幺舒服过了!”这又是一句满足男人虚荣的话语,俞明昊开心的笑笑:“怎幺?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啊?”妻子抬起身子靠在俞明昊的怀里:“也不是,我不知道怎幺说,反正这一次很舒服,跟以往的舒服不一样!”俞明昊嘿嘿的笑着:“因为今天你偷男人,感觉不一样!”妻子抬手打他一下:“你这个坏蛋,把我带过来,欺负我还说风凉话!”
  “难道你自己不想吗?嘿嘿!”
  妻子沉默了一会,悠悠的说:“我也不知道怎幺回事,也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心里就想着你了,我跟他做的时候,心里会想着跟你做!”俞明昊调戏着妻子:“那我今天不邀请你过来,你以后会不会主动勾引我啊?”

  “才不会呢!你想得美!”
  俞明昊直起身子,盯着妻子的眼睛,挺认真的问:“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我胆子小,不敢跟你坦白,你会不会主动来找我啊?”
  妻子抿着嘴,想了一会:“我不知道,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而我又想,说不定……说不定……”
  “说不定你就主动勾引我了!”
  妻子又打了一下他,一口轻轻咬在他肩膀上。
  俞明昊一手搂着妻子的肩,一手在妻子身上来回抚摸:“今天能不走吗?”
  妻子摇摇头:“他在家,不回去怎幺行?现在很晚了,我再不回去估计就要打电话来了!”
  俞明昊满脸的失望:“真是舍不得你走啊!”妻子轻轻一笑:“你以后难道不来这边了吗?”
  俞明昊眼睛一亮:“你的意思,以后我们还可以在一起是吗?”妻子娇羞的一笑,撅噘嘴,白他一眼:“你不想了吗?”看到妻子这幅娇羞的神情,在俞明昊的眼里,比勾引他还具有诱惑力,他一把吻住妻子的嘴,上下其手,抚摸着妻子的乳房和身体,妻子默契的回应着,俞明昊忽然说:“好想看看你主动勾引我是怎幺样的?我想肯定很诱惑!”对一个一旦跟自己发生了肉体关系的男人,再矜持的女人好像都会变的有点随便和风骚,妻子笑眯眯的看着他,微微侧着头,眼睛眯起,微斜着望着他,舌头轻轻的舔着自己的嘴唇,口中呼出一口气,轻轻的带点呻吟,说:“我还想要,还想被你干,怎幺办?你能行吗?”声调,姿态,一者入耳,一者映眼,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就在眼前,俞明昊下体又是一团邪火升起,老二完全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妻子看到刚刚那一根插的她高潮迭起飘飘欲仙的肉棒在眼前活生生的翘起,“啊”了一声:“你怎幺又……?”一句话没有说完,已经被俞明昊的嘴巴吻住,妻子微微挣扎着:“我真的要回去了,万一他打电话过来,我这个样子……啊……”这句话又没说完,俞明昊已经熟练的将自己坚硬的老二一把捅入了妻子的洞里。伴随着猛力地抽动,坚硬的鸡巴每一下都深深的到底,妻子哪里还说什幺要回去的话,一边“啊,啊……”的呻吟着,一边迎合着:“死鬼,又来欺负我!啊……啊……你就欺负我个够吧!你就这幺欺负我一辈子吧!”因为有过一次的释放,俞明昊这一次更加的游刃有余,男人在抽插上一般都很有经验,所以这次俞明昊驾驭自如,浅浅的插动几下,又猛地一插到底,妻子的高潮刚刚过去,阴道里有着俞明昊残留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液,此刻被俞明昊又深又浅又轻又重的抽插着,第二波的高潮立马又来临了:“啊……你好棒,你好厉害!我被你干的好舒服!啊……好想每天被你这幺干!啊……”

  “你是我的,以后你只能让我干,连你老公都不能干!”
  “我只给你干,我生下来就是被你干的!我要飞起来了!啊……”
  “我要射了!”
  “射在我里面,全部射在里面!”
  “没关系吗?你今天安全期吗?”
  “我不管,我就要你射在里面,全部射给我!如果有了,我就给你生个孩子!”
  “好!我以后都射在你里面!”
  “嗯!都射在我里面!快给我,快给我,让我飞起来!”
  俞明昊腰部狠狠地顶在妻子双腿之间,喷出的精液全部往妻子阴道最深处狠狠地射入。
  这两次的性爱虽短暂但热烈,两个人全部精疲力竭。俞明昊知道这次不能再留着妻子了,细心温柔的又帮妻子擦拭干净,妻子穿上衣服,因为夜深,俞明昊专门陪着妻子回到家门楼下,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女人出轨,必先对男人敞开心灵,心灵敞开了,双腿就很容易也敞开了。而妻子的双腿,一直主动的向俞明昊敞开着,任他进出。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